<var id="lnfrt"><strike id="lnfrt"><menuitem id="lnfrt"></menuitem></strike></var>
<var id="lnfrt"></var>
<var id="lnfrt"></var><thead id="lnfrt"><strike id="lnfrt"><listing id="lnfrt"></listing></strike></thead><cite id="lnfrt"></cite><cite id="lnfrt"></cite>
<ins id="lnfrt"><noframes id="lnfrt">
<var id="lnfrt"></var>
<ins id="lnfrt"><noframes id="lnfrt">
<cite id="lnfrt"></cite> <cite id="lnfrt"><span id="lnfrt"><menuitem id="lnfrt"></menuitem></span></cite>
<var id="lnfrt"></var>
<cite id="lnfrt"><span id="lnfrt"><menuitem id="lnfrt"></menuitem></span></cite>
收藏

小包裝彩妝2.0版來了!M·A·C、NARS、瑪麗黛佳都在跟

CBO首頁 | 作者: | 來源:化妝品財經在線  2019-03-07  訪問量:196 評論

導讀

有需求,自然就會有市場。經過近兩年的“高呼聲”,想要小包裝彩妝的妹子們終于迎來了“春天”——10余個國內外品牌紛紛推出迷你版口紅套裝禮盒,并且這一趨勢還在不斷加強,未來極有可能向多品類的迷你版眼影、腮紅等延伸。

CBO記者 陳媚


日前,記者身邊一位口紅深度愛好者感嘆:“迷你口紅套裝現在這么流行了嗎?我都不禁下手剁了幾套。”她告訴記者,其最先剁手的是瑪麗黛佳迷你裝,接著發現像M·A·C、歐萊雅等品牌,都推出迷你彩妝。

“一開始買是發現瑪麗黛佳禮盒裝,覺得也就幾十元,立馬買了試試,發現效果很好。”不僅如此,她還分享到,剁手的幾個品牌可謂各有特色。例如,M·A·C迷你裝將chili、diva、ruby woo等經典色號搭配在內,歐萊雅則是基本每一個禮盒會增加一支鎏金系列口紅,非常適合混搭。

至此,記者驚覺,除了瑪麗黛佳、M·A·C、歐萊雅外,本土品牌凱芙蘭、卡姿蘭以及外資品牌BobbiBrown、NARS、美寶蓮等紛紛推出迷你口紅套裝。而這一形勢在兩年前,還處于“她想要更小包裝的彩妝,你哭著說’臣妾做不到’”的狀態。( 詳情點擊“閱讀原文”查看)

一度等不到的“迷你口紅”,怎就成了“熱門花旦”?

兩年前,《化妝品財經在線》曾報道,迷你版彩妝生產成本高于普通裝的問題,一度讓小包裝的彩妝成為不可能,即便有,更多還只是局限在品牌的節日限定系列。但如今,迷你口紅禮盒已成各品牌的新品“香餑餑”。

這是為何?

首先,從需求端來看。毫無疑問,消費者需求是一直存在的。網絡上,迷你彩妝的呼聲以及線下中樣、小樣、試用裝的火爆,都說明了這一點。

不僅如此,伴隨更年輕消費者群體的興起,這一需求開始暴漲。

國內某知名彩妝品牌相關負責人就告訴《化妝品財經在線》記者,一方面,“花心”和“善變”是95、00后的年輕人群的鮮明特征,所以,新鮮、值得玩味的迷你版彩妝受到年輕人青睞;另一方面,類似眼影、腮紅、口紅等,大部分消費者都做不到可以真正用完,年輕消費者越發精明,購買都是秉持實用主義。小包裝彩妝的出現,即滿足她們嘗鮮的需求,又相對經濟實惠。

其次,從行業變化趨勢來看。科瑪公司市場部經理鄒曉尉向《化妝品財經在線》記者分析,最早成為彩妝風口的口紅已經過了發展的頂峰期,目前進入了細分和流行速度變快的新階段。

“經過不同色號和場景式教育,女性消費者對口紅的更多顏色以及更多劑型需求在不斷增多,迷你口紅套盒便成了順勢而生的單品。”她表示,因為迷你口紅套裝既能滿足消費者對多色號、多劑型的選擇,又能滿足了她們“節約口袋里的錢”的需求,是“兩全其美之選”。

需求之下,“迷你彩妝”成本開始相對可控

從供給端來看,品牌早期更多會迫于生產壓力,而選擇不去嘗試或者少量推出迷你版彩妝。但從先行者案例來看,試水顯然是有價值的。

早在兩三年前,本土彩妝品牌瑪麗黛佳就開始推出迷你彩妝禮盒。品牌相關負責人向《化妝品財經在線》記者透露:“2016年雙十一期間,該產品第一次推出,5萬套在雙十一期間全部售罄。”此后,瑪麗黛佳開始上市多款迷你口紅套裝,在線上線下同時開售,業績表現不俗。

另一個本土彩妝品牌凱芙蘭,其相關負責人也告訴記者,凱芙蘭后期推出的口紅迷你套裝“在線上線下的銷量都非常好”。“尤其是線上,一盒可以擁有7個顏色,差不多是一支正裝的價格,小小一支攜帶方便。”她強調,該產品也備受線下渠道消費者青睞,因為顧客喜歡買口紅禮盒裝作為禮物送人,“禮盒裝大氣、漂亮且實用”。

有了不少先行者“吃螃蟹”的經驗,此舉自然刺激了更多試水者。不過,迷你口紅禮盒興起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則是成本變得相對可控。

依然還是以口紅為例,鄒曉尉告訴《化妝品財經在線》記者,生產迷你口紅的確不論是對生產磨具還是包材生產量,都有較大的成本要求。“只有一些能承擔得起模具設備價格的企業和一些能保證自己產品一次性有數十萬銷量的品牌,才能負擔得起迷你口紅的相對高成本。”她表示。

換句話說,只要銷量可觀,成本問題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消費者有需求,前期已有品牌打開缺口、推動了這一細分市場,目前,迷你口紅領域其實已經形成一種良性生產的循環。”鄒曉尉說道。

不僅如此,她還強調,在不久的將來,隨著包材和模具設備的發展,會有區別于傳統形態的迷你口紅上市,“成本過高這一問題,應該可以得到解決”。

從口紅到綜合盤,“小包裝”升級在即

事實上,除了“迷你口紅”層出不窮,“迷你眼影”等也開始被不少品牌提上日程。

例如,憑借眼影“大殺四方”的Urban Decay(衰敗城市),在12色眼影盤被網友吐槽“太大不便攜”后,立馬在2018年末推出了迷你版,將12色縮小為6色。根據網友測評:“迷你版產品中,品牌眼影的靈魂元素——紅棕色也得到保留,顯色度依舊逆天的,可謂居家、出差必備仙器。”目前,迷你版眼影盤成為了Urban Decay品牌的新晉“人氣王”。

無獨有偶,Benefit(貝玲妃)也早已借機推出了迷你版禮盒。從公開資料來看,這一禮盒包含了粉底、腮紅、高光等品牌多個經典單品。“禮盒包裝顏值高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品類多,非常適合旅行或者短期出差攜帶。”一位業內人士向記者分析道。

鄒曉尉還向記者透露了迷你彩妝的“2.0版本”——多功能彩妝綜合盤。“具體說來,就是一盒涵蓋了眉粉、眼影、腮紅、高光甚至口紅等,也就是我們所說的’一盤即所有’,但產品總重量不過幾克。”根據她的介紹,目前,韓國品牌自然樂園已經在做這一系列產品,且不久后即將在韓國先行上市。

不過,雖然小包裝彩妝由迷你口紅開始,儼然即將成為一波風潮,被不少人士看好,但也有聲音認為:“如果一個品牌只出迷你版,目前是屬于小眾市場的。若一個品牌有普通的也有迷你的,那將面臨繁瑣的生產、庫存、條碼、價格體系等管理問題。”

關注化妝品財經在線官方微信

行業動態 搶先知道